四十二:床小依旧(1 / 2)

门被扣住,言笙关不上,她干脆松了手,仰头直视他,眼神微瞪,“你干什么?想要和我一起共浴啊?”

傅盏嘴角勾起笑,眼神似笑非笑,十分的不正经,“你怎么知道?看来你也想和我共浴。”

共个毛浴个毛啊,浴室占地位置那么小,进来两人根本无法活动开,什么都不做站在里面都嫌挤得慌。

言笙手肘搭在门边上,随意地倚靠着,挑着眉,颇有御姐的气势,但在傅盏的眼里,更多是妖精在勾引人。

“里面的空间容不下你如此伟岸的身躯,想和我共浴,先缩小成拇指姑娘那般大小。”

“要是缩小不了,麻烦请放开你的手,让我进去洗澡。”

傅盏抬眼往里面瞧了两眼,随后松开了扣住门的手,嘴角挂着那抹弧度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他转身走,同时声音想起:“我等你。”

言笙砰的声关上门,等她做什么?不怀好意。

言笙洗澡的空隙,傅盏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拿了套换洗衣服出来,看她桌上的袋子里除了那包显眼的粉色卫生棉还有牙刷和毛巾,他走了两步去拿袋子里的牙刷和毛巾。

换洗衣服,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后,他坐在椅子上,伸着长腿,在等浴室里的人出来。

言笙从浴室里出来,抬头见到的就是某人悠闲懒散的大佬坐姿,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。

她撞上他的视线。

“坐姿如此随意潇洒,太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了吧?”

这里可是她的地盘,她的地盘她做主。

言笙脱口一句调侃,语气外加有些讽刺。

几天不见,傅盏觉得她胆子大了不少,至少在骂他不是男人后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坦然的面对他,还会讽刺他。

他不去理会她的话,拿着他的衣物走过她的身边时,眼皮都懒得抬动一下,把她无视得很彻底。

言笙对他的行为表示怀疑,这样的他太不对劲,肯定有什么后招在等她。

她往黄里想,可是床上又施展不开啊?他刚才自己也说了,只抱着他她睡,应该不会是那档子事等着她。

往别处想,他也没什么后招可以对付她了呀?

难道是想跟她冷战了?

她边走边想来到了床边,坐在床山又擦着头发边想,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七八分钟,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,言笙条件反射抬头往卫生间看去,只见一个出浴美男神情懒散地向她走了过来。

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直到他走到自己的跟前拿走她手上的毛巾。

他略微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,“借我擦一下。”

她倏地回过神,舌头打结,能不能穿得保守一点?”

傅盏分了一个眼神给她,手上动作不停,继续擦他的头发,不咸不淡地开口:“有你露得多吗?”

话落,他深看了她一眼,目光在她身上某个地方多停留了两秒。

傅盏上身穿灰色上衣,下身穿着裤衩,两条长腿很显眼,腿上肌肉紧致,很有线条感。

他的腿很性感,因为腿上的毛,让他的腿也多了几分野性。

光看他的腿,男性魅力就十足。

再往上看,是不可描述的某个地方。

言笙发现自己盯着某人不可描述的地方在看,连忙移开了眼。

她脸悄悄红起来,辩驳道:“我露什么了,什么都没露......”她低头一看,愣了两秒后,扯上自己的领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