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剑魂!苏醒(1 / 2)

问长生 念溦 7968 字 4天前

那倒卷的寒刃与剑气,像是一条白色巨龙,在笛韩还未来得及防护之时,瞬间轰在了他的身上。

又是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,整个人变得更加惨白,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已流失。

毫无招架之力,瞬间被击退几百里外,而那庞杂的气息,伴随着一声巨响,将笛韩狠狠地砸向地面。

轰~

无数年来,这未曾有过丝毫损伤的冰雪之地,在那光幕里的声音之下,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此地恒古不化的寒冰,在这一刻,也因为无法承受的力量,悉数融化,流进了那个巨大的坑洞。

不一会儿,那里就形成了一个水池。

风停了,地面和冰山也停止了崩塌,残垣断壁,寂静无声。

红岚此刻却小心翼翼的站在光幕之下,方才那两个字,分明就是自己师傅的声音,她恭敬的说道:“弟子拜见师尊!”

那光幕依旧立在原地,却并未传出任何声音,她等了良久,这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。

远远望着那水池,水面上漂浮着一个人影,正是一招落败被击退的笛韩。

眼见他没了动静,她又一转身,飞下去扶起了黄莺。

“吃苦头了!”

她轻声开口,言语温柔,就像面对的是自己亲妹妹一般,眼神中满是疼爱。

“嘿!有师姐在,我什么都不怕,我就知道,师姐一定不会让我有事的!”

黄莺面色苍白,却仍然嬉皮笑脸的回着话,那脸上的神情,仿佛在家中向长辈撒娇。

青云挣扎了一会,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,他将二人的言行看在眼里,只觉得恶心异常,胸中气血翻滚,差点再吐出一口鲜血。

不再管她们,他看了看身旁昏迷的李木子,又转过头去,看着笛韩掉落的方向,那里毫无动静,此刻的心里,却是安静了下来。

“无所谓了,前辈不在了,师姐也不行了,我也身受重伤,死就死了吧,今日,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了,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只是自己,都没有走出过星河门囚笼似的后山,又被人当做棋子般送到了这里,这辈子还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,也还没学会御剑飞行,罢了!”

青云的眼神逐渐黯淡,静静的躺在地上,失去了体内元气的支撑,身体开始感受到了这里的温度。

冷!

真冷!

刺骨的寒气肆虐,仿佛要从全身的毛孔钻进去体内,冰冻住五脏六腑,最后成为这世界的其中一部分。

“师姐,你去哪里?”

不远处传来黄莺清脆的声音,接着便是那红岚接话道:“我们去到那边看看吧!”

二人径直来到青云身旁,黄莺问道:“师姐,他们都要死了,有什么好看的,更何况还有个邪修,干脆让我杀了他!”

说罢,抬起右手就是一掌拍出,其上蕴含灵力,正打算拍向青云的额头。

“等等。”

红岚右手一挥,轻易便化去了黄莺的攻势,不让其再出手。

她仔细的望着青云,看着他那双失了神的眼睛,神情淡然,慢慢的,眼中竟有了一丝好奇,最后,又变成了些许疑惑,忽然开口,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话来:

“原来是你!”

黄莺听罢问道:“师姐,什么是他啊?”

红岚并未理睬她,又盯着青云继续说道:“为什么是你?”

黄莺更奇怪了,她不懂师姐的话是什么意思,但是却没有追问。

她虽然话多,却也是个聪明人,此刻也是直直的看着,眼前这个身受重伤的少年。

红岚又把目光转向了李木子,神色复杂,开口对黄莺说道:

“方才你与笛韩交手时,我将仙灵之气渡了一些给她,在那种时候,竟然还能撑住几息的时间,体质尚佳,把她带回去吧。”

“是!师姐!那他呢?”黄莺指着青云问道。

红岚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随他去吧,星河门不久后,自然会发现这里的问题,到时候如果他还活着,就算他命大。而且,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了我二人在这里,却不敢轻易打开门进来。”

“师姐我明白了!”黄莺的回答,显得干脆懂事。

青云此时此刻,有很多疑问,他想不明白,与这红岚第一次见面,为什么要救自己,而且是两次。

既然知道了自己修的是元气,却并没有起杀心,也不将他带走困住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不过在下一刻,他看到了黄莺运转灵气,将昏迷的李木子拿在手中时,就把这些疑问全都抛在了脑后。

这一瞬间,心中怒急,眼中也恢复了神色,他用尽全身的力气,双目圆瞪,朝着身前两人,低声吼出了三个字:

“放开她!”

那黄莺仿若没有听到,径直无视,头也不回一下,直奔空中漩涡而去,没有丝毫停顿。

红岚虽然跟在黄莺身后,但在听到这句话时,还是回头望了一下,对着青云说道:

“若有机缘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不过今日我们要做的事,谁也阻挡不了。出去之后,好好养伤,争取早日成为大修士。”

说完转过身去,也朝着漩涡的方向,速度丝毫不减。

青云此刻急火攻心,仿佛一下子恢复了力气,挣扎着站了起来,他不会御空飞行,只能是朝着二女离去的方向,发出了一声怒吼:

“啊!回来!回来!”

“元气给我聚!”

“聚!”

他好似发狂,双手不停地挥舞,疯狂的吸收地寒界里驳杂的元气,再凝聚到手中,丝毫不顾及,这暴虐气息对身体的损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