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六零章 爹爹娘亲吵架了吗?(1 / 2)

“王爷!”

“嗯。”

男人接过烫伤膏,撩起她长袖,将药膏厚厚涂抹在她碰到紫砂煲,被烫得发红的手背。

云玺愣愣看着三哥,直到他涂完,才觉得刚才好像天旋地转过,对云琛喃喃道:“原来嫂子烫伤了啊!”

艹,他以为嫂子撂挑子不喂了,砸了紫砂煲,三哥要杀人啊!以三哥的暴戾残忍,孤僻又无情,跟以前一样将嫂子家暴废武功废修为什么的!怎么……怎么……给嫂子涂烫伤膏了?这就完了吗?

云枭将烫伤膏交给芍药,抚了抚盛汐手背,瞟了她一眼。

盛汐身子僵硬得跟木头似的,站在他身前,手还被他握在掌中,一抬眼,对上他幽邃莫测的深眸,心头禁不住颤动,他这是,什么意思?

“爹爹!娘亲!你们还要吵架吗?”一道奶脆的声音,打破了沉寂。

男人转过头,对女儿蹙眉道:“爹跟你娘吵架了吗?谁说的?”

云弄潮眨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扫过一地抖得筛糠似的奴才,“没有吗?那他们怕什么?”

“嗯,你娘亲笨手笨脚打了汤煲,你快快吃饭!”他握着她的手,也不放开。

“不要!潮儿不想吃啦!大家都只看爹爹和娘亲,没人理潮儿,潮儿不要吃不要啦!”云弄潮咬着唇,将勺子往碗里一丢。

云枭凤眸一凛,只见女儿气恼的模样,跟她刚才一模一样!他招招手,“潮儿过来!”

“爹爹!”云弄潮立刻伸出双手,云玺将她抱下椅子,她就飞扑向爹爹。

云枭这才放开盛汐,将女儿抱起,放在膝盖上,命令道:“来,将你的蛋羹吃完!”